当它们都合法的时候:毒品广告一览

当它们都合法的时候:毒品广告一览 

  天主教会历史上寿命第三长的教宗利奥十三世(Pope Leo XIII),最喜爱一款名为马里亚尼(Vin Mariani)的葡萄酒。教宗利奥非常迷恋这款法国补酒,据称他还会随身携带小酒壶并藏在白长袍里,便能随时享用一小杯葡萄酒振奋精神。

  毫无疑问马里亚尼葡萄酒确实具备提振精神的功效,因为它是法国波尔多的葡萄酒混合古柯叶而成的一款烈酒。最初的马里亚尼葡萄酒每液体盎司含有六毫克的古柯硷,外销时则提高为每液体盎司7.2毫克:主要是为了和其他像美国的可口可乐这类古柯硷滋补品竞争。

当它们都合法的时候:毒品广告一览

  马里亚尼葡萄酒据称可以快速恢复「健康、体力、能量和活力」,并且让身体迅速康复(尤其是流行性感冒)。该品牌广告甚至找来教宗担任代言人,还亲自为配方设计师安杰罗‧马里亚尼(Angelo Marian)颁发金质奖章。

当它们都合法的时候:毒品广告一览

  古柯硷强化饮料从十九世纪初期开始流行,不仅让成人迅速恢复精力,它也被添加到软锭剂帮助儿童长牙,或是用来治流感和感冒的润喉片,以及用来治疗花粉症。

  另外,海洛因也被用来帮助缓解疼痛、头痛和孩童长牙。当时家家户户最流行的品牌便属「温斯洛夫人舒缓糖浆」(Mrs. Winslow’s Soothing Syrup),从1849年开始贩售。但其中内含每液体盎司65克的硫酸吗啡,也成为婴儿早夭的原因之一,当时的一名医生指出:「因鸦片引起的饥饿让婴儿丧命,远比过量服用还来得严重。婴儿在持续的麻醉状态下会不愿意进食,它并不是完美的营养品。」

当它们都合法的时候:毒品广告一览

  时任英国首相威廉‧格莱斯顿(William Gladstone)称鸦片为他的随身「提神物」,并定时将其添加到咖啡里饮用。维多利亚时代服用此类药物的名人还包括:诗人伊莉莎白‧巴雷特‧白朗宁(Elizabeth Barrett Browning)、小说家威尔基‧柯林斯(Wilkie Collins)、诗人约翰‧济慈(John Keats)、政治家威廉‧威伯福斯(William Wilberforce)和护士南丁格尔(Florence Nightingale),她也是第一名被医生以皮下注射形式给予鸦片的病患。

  而鸦片瘾也不仅存在于富人阶层,还包括那些生活在贫民窟,试图忘却痛苦的平民。在十九世纪,鸦片可以从任何一间转角的药品店取得,直到世纪之交之时,才逐渐被限定用于化学实验,或由医生开立处方服用。

当它们都合法的时候:毒品广告一览

当它们都合法的时候:毒品广告一览

当它们都合法的时候:毒品广告一览

当它们都合法的时候:毒品广告一览

当它们都合法的时候:毒品广告一览

当它们都合法的时候:毒品广告一览

当它们都合法的时候:毒品广告一览

图片出处:DM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